无症状感染者传播力为确诊病例1/3,2/3将发展为潜伏期病人


3月14日,在经历了33天的救治后,王强出院了。临出院前,他说“感谢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我会永远记得你们的,我的恩人,您伴我33天,我念您一生!”

入院第7天,病情忽然加重

工作中的张健  受访者供图

武汉的樱花悄然开放,这个春天,如期而至。

相识33天的“生死之交”

为了进一步与死神斗争,调整抗感染治疗方案,免疫球蛋白、抗纤维化药物,血液灌流吸附,所有的治疗能用都用了,在没有特效药情况下,王强的治疗就是一系列组合拳,抗感染加积极的支持治疗,我们做到极致,剩下需要时间来检验。

纽约市最大的医疗机构“诺斯维尔健康”负责人迈克尔·道林(Michael Dowling)表示:“这简直太荒唐了。有这么多人需要帮助,如果你们不肯伸出援手,那还有什么意义?”

王强很爱说话,逻辑清晰,我们的交流很顺畅,他也爱提问,说到不理解的名词时,他会不断的发问。在之后的日子里,瑞德西韦、康复者血浆、细胞因子风暴、氯喹、托珠单抗都出现在了我们的对话中。

2月26日,他的呼吸频率不快了,心率也从最快的105降到了90,血气分析氧合指数大于200mmHg,都是好兆头,当天转出监护室,改成鼻导管吸氧。

说完,我笑了,我认识的那个爱提问的王强又回来了。